欢迎访问主页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水果机沼雀3DM专栏

作者:主页网 发布日期:2019-12-11 21:46

  水果机

  前些日子《梦幻模拟战12重置版》发售,不高的质量引得一众玩家大发苦水,甚至有许多老玩家表示不如更早之前的手游好玩,也有不少玩家坚守了情怀粉丝应有的“底线”。但在争论声中大家在BGM的问题上达成了一致观点,当悠扬的管弦乐在耳边奏响时,无不有人感慨一句:真好啊。 声音相较于游戏就是具有跨越时间的魔力,你可能不会再去玩玩那些经典游戏,但会收藏一份歌单作为回忆的收纳盒。《梦幻模拟战》系列便是如此,音乐从一开始以“渲染氛围”为主,到其本身已经足以承载玩家记忆,岩垂德行老师的强大作曲水平功不可没,其负责的诸多作品也成为了不少玩家的记忆。在今年的WePlay游戏文化展中,我们有幸采访到了这位颇具盛名的传奇作曲人,再次唤醒了尘封已久的记忆。 Q:《逆转裁判6》相关的音乐话题可以和我们聊聊吗? A:《逆转裁判6》虽然没

  为一家休闲游戏公司,它的创始人却有着嬉皮士精神。 让我们把时间的车轮一转再转,直到转回2009年左右,因为在那一年,国内出现了一款现象级游戏。从幼年到青年,再到成年人,以及曾经不是游戏玩家的人,都在电脑前或者手机上,盯着屏幕里的一亩三分地,种下向日葵和豌豆射手,狙击花园上的尸潮。看到这里,所有人的脑海里只会蹦出一个游戏名,没错,他就是发行于2009年5月5日的塔防游戏《植物大战僵尸》。而我们本期《作为》要聊的,便是这款游戏背后的制作公司——宝开的故事。 很多人提到”宝开“的第一印象就是《植物大战僵尸》,作为现象级游戏,他确实是宝开最成功的作品,脱离塔防玩法后在今天还能不断发售续作。但部分玩家第一次接触的宝开作品,却很有可能是款2001年左右的三消游戏,名叫《宝石迷阵》。如果听名字还觉得有点陌生,那么看画面一定会

  现在很多职业选手在退役之后纷纷选择直播来持续发挥热度,曾被称作野王的MLXG刘世宇也是其中之一。他职业生涯的辉煌战果也一度延续到了退役后,在短短一周的时间内,他再次上演了“超神”好戏,不过这次并不是在游戏中,而是在游戏之外。这位曾经的职业选手,在一周的时间内向官方举报连封九人先后爆破三个直播间,甚至比游戏内八杀超神还多了一个,战果可谓丰硕。不过这次,他面对的不再是赞扬和掌声,也因此获得了两个全新称号——“封号斗罗”和“贵族”。前面一个称号很好理解,后面贵族称号的由来倒是可以好好讲讲。 一周连封九人爆破三个直播间听起来非常夸张,但在《英雄联盟》的直播环境中并不是不可能,因为在MLXG之前,就有许多主播暗示或者展示过来自官方的举报渠道,只要拍照并联系很快就能得到处理,PDD在2019年上半年的某次直播中就演示过这种

  或许死亡才是大酋长最好的选择,至少不用在活着的时候喊出“部落都是废物”。 这段动画发生在《魔兽世界:争霸艾泽拉斯》的8.25版本,希尔瓦娜斯和萨鲁法尔大王在奥格瑞玛单挑时怒吼“部落都是废物!”,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相信,曾经的大酋长,居然痛骂部落废物。结局时,希尔瓦娜斯杀死了萨鲁法尔,化作一团黑影消失在了天际,奥格瑞玛开城。就这样,艾泽拉斯第四次大战,以部落方损失两名领袖为代价结束了。“XX都是废物。” 在那之后玩家们炸开了锅,讨论主要集中于部落阵营。有人痛骂萨鲁法尔是个“带路党”,还有人表示大快人心,不过以上讨论通常会用标准格式结尾,那就是“弗洛尔XX”,因为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触动玩家们的底线了。在“争霸艾泽拉斯”初期,弗洛尔就安排了一手烧树的剧情赚足了眼球,随后便将这件事归为了希尔瓦娜斯的一时冲动。没错,希尔

  昨天是《魔兽世界:怀旧服》开放后的第五天,不到一周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排队的玩家觉得这五天十分难熬,旅程还没有步入正轨。但对于欧服的APES工会而言,这五天时间就足以用来完成不少玩家的梦想,他们用一次尝试就成功拿下了大螺丝,几小时以后又击杀了奥妮克希亚。 看到这条新闻以后不少玩家表示难以接受,MC之后的副本一样这么简单吗?原来自己的目标这么轻松就可以达成,那怀旧服玩着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我决定把“你会玩在怀旧服玩多久”的问题抛给几个魔兽玩家,从答案之中我们或许可以瞥见一些怀旧服当下的意义所在。 “老实说,还在荆棘谷搏命的我没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出首杀”“反正快餐玩家和新玩家玩不下去”“过两天玩不下去的就会走。”这是阿荣给我的答案,两天只是一个虚数,但阿荣觉得大部分玩家很快就会坚持不下去。他是一位玩了12年的老玩家

  看完了121篇更新日志,又在“愿他长寿”的祝福中挨过了7年,他终于来了。没错,那款原以为花甲之年才能玩到的游戏——《骑马与砍杀2:领主》(以下简称骑砍2)终于来了。在本次次测试中只开放了尚未完成的捏人系统和联机模式,不过这两部分内容就足以令人感到惊喜和担忧,他和我们想的不一样,又和我们想的一样。 你以为画面过时了?很多玩家心里做好了一个准备:过去这么久《骑砍2》的画面肯定过时了,到时候又是”骑砍玩三年,母猪赛貂蝉“的节奏,实则不然,这次的画面表现非常亮眼,给人的感觉像是近几年的作品,完全不像一部开发了7年的游戏。 “启动器分离了单人和多人模式,下面有DLC和MOD的分类”人物模型更加精细,细节也非常丰富,单是眼睛就有15项数值可供调节,玩家可以看到角色的每一条皱纹和睫毛,捏人系统在保留过去风貌时

  因为担心会排队,所以提前开始刷新服务器界面,如果能尽早进去还可以吹逼自己是第一个进入艾泽拉斯的人,在双开刷了15分钟后凌晨2点01分压力测试服正式开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PVP服务器维希度斯。 “维希度斯,安其拉老五”角色名不支持中文的小问题让最早进入艾泽拉斯的玩家们只能顶着一个英文ID,但这并不妨碍这些明早还要上班的玩家在半夜2点用白字狂刷欢迎,不知道刷什么的干脆扣一行1,也有人激动的拍打着空格键,毕竟艾泽拉斯的地板烫脚,没有空格不会玩,还有人刚开服就无聊的刷“MC开荒1=39”,那可是满级才能打的40人副本熔火之心。 杀猪大队和牛头人会聊些什么宣泄出压抑多年的“乡愁”后冒险者们终于露出了贪婪的本性,一时间整个试炼谷人比猪多,放眼望去看不到一只活猪,法师都放弃了搓条转而用匕首抢怪,猎爹是最容易捞到便宜的,抢不

  如果说每一代人都会有一个群体的游戏记忆,那么《征途》和巨人网络就属于80后的朋友们,但是坦白讲,巨人网络虽然有着一个极为辉煌的过去,但是这几年在国内外各类厂商的冲击下,他却像普通人一样伏下了身子。那么曾经的巨人究竟在弯腰干些什么?E3南厅里一个熟悉的身影没准可以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案。 国内今年只有几家厂商来到了E3,巨人作为其中一员安静的坐在卡普空的巨龙旁守护着自己的旗帜:GIANT,也是因为来的比较早玩家潮还没聚集起来,这才有幸好好试玩他们带来的作品,除了五款游戏之外还有一个计划——GIP巨人孵化,看来答案可以初见端倪了。游戏的部分除了大家熟悉的老朋友《月圆之夜》以外,《帕斯卡契约》也放出了全新的内容影像并公布了上市时间,之前爆出的《异托邦》和《篮球计划》都在现场提供了试玩,而最大的惊喜还是这次E3首曝的《苏

  二十六日的上海再一次迎来了暴雨,这座城市在雨中少了一丝躁动多了一丝沉闷,但是U+时尚中心的却并没有因这场雨安静下来,EA冠军杯春季赛的准备工作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FIFA online4》作为一款面向亚洲的游戏运营已经有些年头了,自然也就培养了一批核心粉丝,会场很快就被他们填满,有些是来看球的,也有些只是为了支持自己喜欢的选手,当然也有些是陪男朋友来的,无论怎样所有人都在等待屏幕上的倒计时缓缓滚动。下午两点媒体正式入场,休息室在二楼拐角的房间,接下来的采访也在这里进行,在观看了各大队伍惊为天人的表演,和同行们发出了几阵惊呼之后天气带来的沉闷气氛有所缓解,这或许就是足球自身的魅力。时间泡在星巴克咖啡的中慢慢发酵到了四点,伴随着比赛的紧张氛围,来自韩国的亚太电竞负责人Daniel和中国发行总负责人R

  漫无边际的宇宙中有一群海盗,他们在宇宙中烧杀抢掠已有6年之久,成为了太阳系中令人忌惮的存在,至今已经夺走了7000亿多人的生命,哪怕是怀中的婴儿听到他们的名字也不敢发出啼哭,据悉据目前为止他们的成员已经超过了5000千万人,以一招空中螺旋开枪闻名太阳系,虽然官方将他们称作是“Tenno”,但他们显然更喜欢称呼自己为:仓鼠,他们来自一款越盘越活的游戏《Warframe》。这个称呼由来还是15年8月份Digital Extremes在全球性炸服时的调侃:“由于饲养人员操作不当,造成大量仓鼠逃跑,需紧急维护”,之后仓鼠这个称呼便慢慢的在玩家群体中传播:前有育碧种土豆,后有DE养仓鼠,后来还真的有玩家给DE寄过去了一只仓鼠帮助其恢复动力。 “每一个弱小的身躯里都有一个强大的灵魂,但可能没有肝”最初的《Warframe》

  俄罗斯世界杯给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或许不是那位奔跑在绿茵场上的法国小将,而是克罗地亚的坚持不懈,或许最终他们和冠军失之交臂,但这对于足球精神来说是一种最好的演绎,然而在足球游戏市场我们所熟悉的《FIFA》也是在挫折之后才重新崛起。

  静下心放空思绪然后闭上眼睛,感受时间像沙子一样在你身边缓缓流动... ...这时一首David Bowie的《太空怪人》在你耳边缓缓响起,当你睁开眼时正躺在一辆红色的特斯拉Roadstar上,身旁放着一叠毛巾和一本《银河系漫游指南》,屏幕显示着书中的名句:Don’t Panic不要恐慌,随后伴随着轻微的晃动一道星光照向了跑车,光亮鲜红的引擎盖上倒映着浩瀚无垠的星海,在你眼前是一颗未知的橘色星球,烤牛排的味道不断的刺激你的味蕾,但你并不孤独,因为在故乡地球有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正注视着你消失的天际线,在他们所有人心中你的名字叫做Starman。 属于全人类的最终极浪漫之前有人问我你能想到最浪漫的事是什么?我本想回答“一起变老”,但当那辆红色的特斯拉驶入脑海时我打消了这个念头,并为他描绘了这个场景,他当时对我说你的

  导言笔者前些日子玩了一款独立游戏名叫《The First Tree(第一棵树)》,是一款剧情探索向游戏,本体流程很短,从进入游戏到通关也只需要两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但是在短短的时间内这款游戏因其独立性还是给笔者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通关之后我告诉朋友们,这不是一款游戏,他摸到了“Art”的门槛,以至于当时想要写一篇有关于他的原创,但是后来因为工作的关系只好一拖再拖,直到今天才有机会写完这篇原创,你可以把这篇文章看作是一个评测,但我本意更想和大家聊一聊做游戏这件小事儿。 一个被用心栽培的花圃故事的主人公是条狐狸妈妈,她的使命是去寻找失踪的家人,而故事的内核则是一位男孩和他父亲的故事,两条故事线在一躺旅程中得以交汇,一只狐狸和一位男孩的命运被关联起来,看到这里你可不要以为是男孩和狐狸有什么关系哦,他们是两条平行线,在旅途

  推动游戏历史不仅需要“3A”大作的推力,也需要无数优秀的独立游戏加入其中,他们或许不像“3A”大作那么光彩照人,却可以凭借自身的独特成为一道风景线留下自己的光彩,所以在这个独立游戏不断发展的时代,我们需要一位发行商来关注一些“独立精品”,而正当游戏的历史中需要这样的一位发行商时,我们应该高兴,因为他就在我们的时代,本期《作为》将带各位一起来看这位可以在游戏历史上留下一笔的游戏发行商。

  导语提到蜡笔小新,我们的脑海中就会蹦出一个有些好色,讨厌吃青椒但是内心充满正义感的小胖子——野原新之助,这位小胖子自92年首次登台亮相以来已经陪我们走过了16个年头,这16年间我们长大成人,蜡笔小新也先后推出了26部剧场版,但我们今天要聊的不是最新的剧场版,而是2001年的那部《大人帝国的反击》。这部剧场版已经有些年头了,但在目前游戏界各个重制版本起飞的今天,我倒觉得这部影片要讲的主题恰到好处。 “影片全名为《呼风唤雨!猛烈!大人帝国的反击!》”“回到过去”《大人帝国的反击》上映于2001年,在新世纪的第一年,已经年逾八旬的日本前首相宫泽喜一亲自上阵宣称日本经济面临崩溃,正式拉开了“日本经济崩溃论”的序幕。导演原惠一在影片开场却将第一个场景放在了1970年的日本世博会,在当时经济萧条的社会环境下让观众在影片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