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主页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水果机海涅的专栏3DM专栏

作者:主页网 发布日期:2019-12-11 21:47

  水果机

  在国产游戏井喷的18年里,《古剑奇谭3》凭借优秀的质量为游戏行业树立了一杆旗帜,也为多年不曾得志的国单玩家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几个月的时光里,不少已经通关了的玩家曾通过微博等平台向制作团队“声讨”拓展内容,直呼“你出了我就买爆。”这不,烛龙在4月11日便为玩家带来了最新的拓展内容延长游戏寿命,也让翘首以盼的玩家们心里有个着落。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更新完全免费。 本次游戏拓展内容,可以分为战斗和休闲两大部分。战斗指的是一周目结束后,游戏主菜单会增加一个“挑战”选项,玩家可以通过这个模式挑战熟悉却又有点不太一样的BOSS,曾经的手下败将现在以崭新的模式卷土重来,你还顶得住吗? “挑战模式”一共有14个关卡,相较于故事模式,这些BOSS都有了明显的增强。但也并不是“刁难人”般带着制作组的恶意欺负玩家,我们只需要去把它当做一

  诸君,展卷佳,我是3DM的海外特派员大空鸡,在我以为我终于要熬过南方彻骨湿冷的冬日的时候,现实告诉我:“小兄弟,去感受一下真正的北境风光吧”,于是我受邀来到了北美极寒之地——加拿大。感谢EA《FIFA足球世界》项目组给了我一张冬天续费券说起《FIFA》系列,哪怕不是足球迷的我依然是早有耳闻,而且因为家中领导是德国队厄齐尔的忠实拥趸,也购买了PS4版本的《FIFA19》,感受下来确实惊叹世界第一大运动的震撼与畅快,毕竟在和家中领导的对抗中,我使用的上海上港队常常以两位数的比分战胜她手中的德国队(而且因为《FIFA19》的德国队没有厄齐尔紧急购买了隔壁家的《XX19》来体验她最爱的厄祖) 不是足球迷也觉得好玩 经历过12小时的飞行,抵达加拿大的一瞬间我的好感度是激增的,温哥华机场没有纽约、洛杉矶的熙攘,同时有比东京

  在上篇文章中,我们聊到了《火影OL》手游于行业、玩家、设计角度,是如何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手游市场中站稳脚步,不得不承认的是光靠IP已经很难在当下环境里赚到钱,何况是漫画主体已早早完结的情况,能得到玩家的认可与市场的成功无不证明着产品本身的素质过硬,而随着2月28日的新版本更新,游戏的玩法要素将引来新一轮高潮,经典IP搭配成熟的玩法,《火影OL》手游的生命力再一次得到证明,从去年《火影OL》手游登录移动端,这款游戏一路高歌猛进冲击着手游市场。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本次版本大更新,对游戏有着怎样的意义,对玩家又有着什么样的影响。 经典IP更需打磨玩法,赛季模式对游戏有何影响?赛季模式对于网游、端游玩家来说并不陌生,但为何要启用赛季模式,这点并不是谁都能说的明白。这事要追溯起来可能要联系到正统体育运动,而在当下电子游戏圈

  《火影忍者》,它是1999年开始在日本《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15年的鸿篇巨作,虽然故事已经结束,但各种衍生产品依旧层出不穷。2013年腾自主研发过一款策略页游《火影OL》广受好评。18年秋季,魔方工作室联手万代南梦宫共同研发了《火影OL》策略手游,这款脱胎自页游的手游成功让腾讯游戏由点到线,由线到阵铺开了“火影”在游戏领域的产品链。在漫画主体早已完结的当下,《火影忍者OL》手游是怎样在19年掀起新的高潮? 让游戏玩家与原作粉丝都满意改编类游戏往往需要花费巨大的成本让玩家的游戏体验贴近原作,其中还原度和游戏性的相互桎梏则成了一大难题。但其中也不乏成功案例,比如ARC研发的《龙珠斗士Z》与樱井政博开发的《任天堂明星大乱斗》就是教科书式的改编作品,其成功的原因可以简单概括为:易上手、考究的动作、贴近原作的演出效果

  赛博朋克是什么,有人回答五光十色,散发着冰冷光芒的霓虹灯;或是改造义肢,浑身上下不属于自己的机械部件;也有人说杂交文化,不同种族的人文交汇;更甚至网络监控,布满城市犄角夹缝的摄像头。那么究竟是什么?84年威廉吉布森的《神经漫游者》虚构了一个这样的未来世界:政府与企业融合,网络控制一切,世界被各类垄断企业控制,信息成了世界上最重要的资源,巨头需要雇佣黑客进行信息防卫战。对于黑客来说,网络空间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世界,他们的意识可以脱离现实,进入这个名为“赛博朋克”的科幻世界。 由《神经漫游者》开始,“赛博朋克”这个科幻分支正式定名,确定了“高科技,低生活,反乌托邦,网络空间,黑客技术”这几个关键词。 老一辈的读者对于这一题材了解更深的可能是1982年的科幻电影《银翼杀手》,其中的绚烂夜景,永不停息的骤雨与散发着冰冷光

  作为入行不算太久的编辑,我的好友栏暂时还没有被友站同行和甲方媒介占满,也没有自己的读者群。我的朋友圈大体上是由一些中轻度玩家、小部分的核玩家、完全不玩游戏的大学女孩、和一些自认为是女孩的男青年组成,零星还有几个江湖骗子。这样一帮人,读书那会也算不上关系密切,平时最多聊聊D.va和天使的新皮肤,发几张黑色玫瑰的战绩图,到此就算是极限,却在某天一改往常的讨论起了独立游戏。说来神奇,她们的话题最早从虚构的故事衍生至了现实中的事例,从游戏题材的伦理讨论上升到了危及社会的人类难题,起初我以为是一个像《The Red Strings Club》这样美术风格独特的赛博朋克游戏吸引了这些怪咖,缓过神才发现,话题的起因不过是一个橙光游戏,这也太荒唐了。 作为从业者,我似乎是最后一个知道这游戏的人去年9月,这款游戏发布于橙光游戏平

  修仙一词虽来源已久,但无论是求道之法,亦或是飞升之门皆众说纷纭,其形神则更难有一家定论。亘古至今,先秦有方士炼灵丹,东汉有黄巾致太平,若要说个能让读者从云里雾里的宗教活动中窥探其经络的名字,当是仙侠流小说的鼻祖《蜀山剑侠传》。而修仙一词在今天则被用到了游戏当中,这不算是罕见,没跟「侠」绑到了一块,那才算是稀罕。我单提这一嘴,是因为近年来仙、武、侠几个字在游戏行业中几乎已经融为一体,而它们本来应该是分开的。因为在这里,行侠只是现象,修仙才是本质,现象所呈现的事物可以从不同角度得出不同的解读,而本质则即是因,又是果——行者所见是地上仙人路遇不平,接济清贫,殊不知那云雾缭绕的山上不过是少了一个扫地小童、砍柴伙夫,罢了。死道友不死贫道,人前显圣那套都是书里头半诓半骗的假象,这是《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告诉我们的。 抄袭X

  在一个常常让人觉得矫揉做作,毫无生气又异常复杂的现代社会之中,每七天就要经历一次丧到极点的星期一。我有思考过星期一为何令人生厌,用我那绝顶却不聪明的脑袋;但结果总像把念不出好成绩的责任推给班长太聒噪;班主任不够漂亮一样,似是而非。就当是周天没有蹦迪吧。 前我是一个生性自由散漫的男人,不太计较。不计较与其说是宽容,不如说在大部分时间里,我对他们都并不怎么感兴趣,不太容易付出,有享受孤独的需求。我的快乐都是微小的事情,比如角落里落了灰的8倍镜,名花有主的消音器。 我之所以如此执念,只因得不到。这些小的物件说来容易,哪哪似乎都有,却被一人霸占,她就是自称3DM高圆圆,实则游戏武则天的“肘子”。她似有恋物癖,每每见着个一毛一样的零件,总要嚷嚷着“让我康康,让我康康”,就不见了。我呢,则总是光着膀子瞅着那突兀的鱼骨,想着

  当你兴奋的问起身边那些有“资历”的老玩家XX系列哪一作最适合新玩家入坑时,没准他会一拍屁股,两眼放光的先和你谈起该系列的破而后立,启程转折。似乎每一个老IP都存在一部打破常规,在某一时间不被理解,却在发售后迅速蹿红让人喊着“真香”的里程碑作品;与此同时,这位老前辈还会叹息一声,“XXX那个雷作千万别玩,它已被开除系列游籍。”这个被开除系列名单的游戏,和那个奠定系列地位的作品往往有着一些形而相似的地方,它们都意图向偏爱“硬核或是休闲、线性或是开放、线上或是线下”的玩家靠拢,有所区别的是前者倒在了征途的路上,后者则抵达了“存档点,”从这一刻起, 在下一个“存档点”前,短暂的圆满让该系列就此定型并被更多人所接触。说起RPG你会先想到什么?是战场上让人闻风丧胆的火箭炮? 那你一定是“二战吧”成员,事实上不同的受众群体对

  独立游戏,往往受限于资源成本,国内国外都长期盛行着“小而精”的风气。这些细腻小巧的作品只需要一些有趣的创意,和恰当的题材便能在玩家圈中受誉无数,赢得属于自己的核心粉丝,创造自己的“MEME”词梗,甚至建立起自己的玩家圈子。比如当下依然在STEAM热销榜上坚挺的两款国产独立游戏。而透露着些许时代感的像素风一词,在游戏行业里几乎和独立游戏拜了把子,提到独立游戏就绝对绕不开「像素风」这一美术风格,或者说像素风游戏几乎就代表了独立游戏本身,它完美诠释了“小而精”的游戏创作理念,又解决了游戏制作人面对经费困难捉襟见肘时的尴尬窘境。从1952年电子游戏这一娱乐形式出现,到2018年半个多世纪的硬件更替,这种落后于当代主流价值观、受外界因素被迫为之的创作手法却似乎从来没有过时,甚至有些风靡过了头,几乎每一天登录STEAM、G

  可能各位正在古希腊世界中忙着找自己爹妈并乐此不疲,但还是要提醒各位一句,《COD15》要来了,就在明天,10月12日。作为一个FPS玩家,8月在玩《The Messenger》《天命奇御》《死亡细胞》,9月在玩《古墓丽影》《NBA 2K19》,这个月又是《地平线》和《奥德赛》,似乎除了《人渣》这个生存游戏,就没什么FPS类的行业炸弹能让我能过把瘾了。几个月下来,手感不免有些生疏,加之《COD15》这次取消了单人剧情模式,只剩下了PVP和多人PVE,那我就遇到了一个难题“就这样唐突的进去开干是不是要被老鸟们打成筛子啊?”想到这,刚好身边也有一些纯血统的FPS新人想要借黑色行动4入坑试试,所以我秉着以「适合利用零碎时间的快速有效的练枪」为目的,给大家推荐几个受人青睐的练枪小游戏,让大家不至于沦为“鱼肉,”也有当一把

  目录 Pt.1:《Artifact》卡牌避嫌,V社作出改名处理。——这事能在被XX组织盯上前结束是再好不过了,至少大多数人还没注意到Pt.2:“同性恋联盟反诋毁媒体大奖”首次将“电子游戏”列入候选。——小众群体应该有小众群体的自觉,缺乏孤芳自赏的觉悟意图同主流价值观接轨是赤裸裸的“文化强奸”Pt.3:《Far Cry5》,蒙大拿人民对于自己老家被扔了一个核弹怎么看?——这些原住民觉得光是物理上的核弹力度还不够,应该在思想层面上也扔一颗“原子弹”引言: 国内国外,都有一股“三观正确,普世渡人”的风气。阶级斗争,观点冲突也因此屡见不鲜,从一个角度上看,这像是希斯莱杰在《断背山》中为小众群体发声的现象不可谓不励志,是大环境主导话语权而小众群体无所适从的社会现象缩影。但在如今数字信息化日渐发达的时代,这些信

  出生于90年代,没经历过那些太过遥远的故事,无法成为历史事件中的一员,但也有幸在初识几个大字时便接触到了一些优异非凡的成熟作品。我在上海的一个两居室里,打算透过周遭的线索,用一包烟的时间去捋捋电子游戏从无到有的旅程。这是一个久远到无法让我产生归属感的开始每一篇「梗概电子游戏史」的文章都绕不开这个枯燥乏味的玩意——“井”字游戏(最早的具有交互性的电子游戏是1962年的《太空战争》)。它在1952年被剑桥大学计算机科学家A.S. Douglas开发。尽管这个游戏本身没什么值得挖掘的内容(这个游戏在当时是使用电话拨号盘输入),但毫无疑问是被记录在册最早的电子游戏,这个话题谈论了多少遍?图都被用绿了就可见一斑。从无到有需要一个开端,井字游戏提出了一个用像素点提供娱乐的新概念,同时让科学家们意识到了一件事“在科研场所摆一

  德国科隆展,是这几周对玩家来说最大的事件,游戏行业最新鲜的资讯皆出自于此。在会展的第一天,我们见到了宫崎英高的《只狼》,伊津野英昭的《鬼泣5》,育碧的《刺客信条·奥德赛》等新老面孔,Techland也公布了业界跑酷标杆《消逝的光芒》最新作和它的新模式——大逃杀。这可不新鲜,尽管《消逝的光芒》真的很适合制作大逃杀,但这个不怎么时髦的题材已经开始遭到玩家们的嫌弃了。从《Dayz》到《H1Z1》,《PUBG》到《堡垒之夜》,这几款游戏分别于某个时间段铸造了一段传奇,引领了FPS/TPS游戏的另一种流行趋势。但,不得不说这两年实在是太多了....《PUBG》是其中商业最为成功的一款大逃杀游戏,没有之一。蓝洞交出了空前绝后的Steam销售54连冠(Far Cry5终结)的成绩单足以证明这点。《PUBG》在发行后的8个月内

  什么是江湖?人即是江湖;什么是江湖?恩怨即是江湖。你可以一人一剑,快言快语,十里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也可能一杯一盏,醉心醉脾,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人之悲哀,就在于江湖。江湖一词最早见于《庄子·大宗师》:“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古代春秋时期道家哲学发明用词,在中国文化中有多重引申含义。江湖两字拆开各自可指地理上的三江五湖,但“江湖”两字成一对时,武侠的世界便由此而生。中国人的武侠情结凡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武侠小说。武侠是中国人独有的英雄主义,区别于大和的武士道,美利坚的超级英雄这些舶来品,数千年的武侠文字已经浸入在了国人的血脉之中,是唯中国人所特有的文化共鸣。这是一个坚守了千年的白日梦,穿梭于光阴,这份豪迈可能衰弱,却永远不会被抚平。一般认为,武侠作品最早起源于唐朝小说《虬髯客传》,(金

  《Artifact》,一款全新的数字卡牌游戏,由打造了《Dota2》和Steam的游戏界巨头重磅推出。经手卡牌游戏传奇设计师Richard Garfleld和电脑游戏与技术的领军者Valve联手开发,旨在为集换式卡牌游戏(Tcg)的爱好者提供奇幻卡牌游戏史上最具有深度玩法和最高保真的体验。目前已经确定将于美国西雅图时间11月28日发售,登陆PC/MAC/LINUX平台,IOS和安卓平台将于2019年推出。定价20美元,国区价格暂未公布。 图片源自微博 @DOTA2更新资讯_HOHO1.《Artifact》于市场的定位说到卡牌游戏,就不可避免的被人认为是要拿出来抗衡暴雪旗下的卡牌作品《炉石传说》,就像曾经所有Mmorpg都会被拿出来对比《魔兽世界》一样。 但笔者要在这里科普一个概念,《炉石传说》并非传